和诺兰夫妇相隔2米聊《敦刻尔克》,干货满满︱内含福利

摘要: 看完想要诺兰同款红绳和保温杯

09-05 11:15 首页 巴塞电影

有人说它是神作,有人说它严重过誉。有人说电影一年看这一部就行,有人说还想看三遍《战狼2》。


他们讨论的都是——


敦刻尔克

Dunkirk


所有国产大片都很难抄袭《敦刻尔克》的海报,因为那上面没有演员的名字,只有导演的名字。


这说明一件事,《敦刻尔克》有先天的熟知与陌生,真正爱看电影的人,会顺着“诺神”两个字(并不在海报上)寻找电影,而不爱上历史课的孩子则会问敦刻尔克是谁,这个老外是姓敦还是姓敦刻还是姓敦刻尔。


所以邀请这部电影的主创来华做宣传,只要“男主角”克里斯托弗·诺兰就够了,但“女主角”艾玛·托马森(制片人,官衔比导演大)也跟来了,据说她刚刚听到华纳从漫威挖角过来的乔斯·韦登婚后出轨的新闻。


开个玩笑,他们夫妻俩手腕配着小红绳呢,各种撒狗粮呢。倒是诺兰当天面色一般,还透出些许疲惫。


这就要怪巴塞电影了,要是没有巴塞电影以及像巴塞电影一样的三百家对诺兰无比执着的中国媒体,诺兰也不会一整天接受各种专访、群访、车轮访、微服私访,还要应对迷弟记者索要合影签名的需求(巴塞老板觉得这个广告做的很生硬)


诺兰其实很紧张,紧张这部电影在中国会有什么样的反响。可能他唯一不太紧张的,是恰巧所有参加敦刻尔克大撤退的中国人都不在场。


冷笑话讲了五六个自然段了,电影干货呢?嗯,巴塞电影受邀参加了一场由20位新媒体、传统媒体记者及大V意见领袖组成的圆桌访谈,对诺兰夫妇一同制作《敦刻尔克》的细节和幕后刨根问底。


巴塞电影就坐在诺兰夫妇对面,间距两米。



但这里还是要先普及一下大家对圆桌采访的两个误区。


首先呢,圆桌采访并没有圆桌,大家的采访矩阵是方形的……然后呢,圆桌采访的骑士精神很受时间的考验,访谈时长30分钟,每位记者只有一到两个问题,排在最后的可能问不到问题。还好,大家的问题都不水,这些不水的问题,忙得诺兰喝了好几次水(没错,用的就是网上最火的中年男人保温杯,不知道里面放了几两枸杞)


所以,你可能知道,诺兰一开始“狂妄”地不写剧本,被妻子劝降,但他现在的剧本也是“凑合”来的。


你可能知道,诺兰常年和华纳合作,为华纳挣钱,华纳投资《敦刻尔克》本应该是顺水推舟的事,但其实,夫妇俩最初完全不认为华纳愿意为这部电影开绿灯。


你可能觉得,诺兰话语权这么大,肯定能“为所欲为”,但其实,他也一直小心翼翼的做平衡,他最担心的观众,其实是那群敦刻尔克经历者,而非影评人。连吴京还被海军拿事儿呢,诺兰就真的没有纸枷锁吗?


至于另外抵制《敦刻尔克》的那几个亿小粉红,想了解诺兰,请看吴京的力荐微博,他总结的详细又到位呢。


前期筹备·77年

在故事的结局中,幸存的年轻战士以为会受到祖国人民的责难,然而并没有,他们的归来,被视为荣归故里。从这一刻起,《敦刻尔克》就开始筹备了,它筹备了77年。

“我想,直到今天我们才拍摄《敦刻尔克》,最主要的原因是,这是一个英国人的故事。”


艾玛·托马斯谈及电影遇到的第一个问题时如此说道。


是的,这是一部英国电影,但是却要找一家美国电影公司付出财力,并且不能使用知名演员扮演核心主角,这需要说服。

“我们是处在一个非常幸运的位置,就是我们之前拍的电影都让华纳赚了钱。”


华纳高层听了诺兰夫妇的陈述,感觉这虽然是一个快一个世纪的真实故事,但对于当代来说,更像一个新故事。

“五、六年前我们也拍不出这样的电影,因为它是三条故事线,就像是拍三部电影把它放到一部电影里一样。”


说起故事,诺兰导演一开始是拒绝的,然后艾玛也拒绝了诺兰。

“诺兰在一开始关于这部电影的想法就非常的清楚,希望它是非常简单的,不会有那么多的对话,不会有那么多的复杂的情景,这和他之前的电影是不一样的。”


在这种情况下,诺兰毫无顾忌地提了一个要求——还要剧本吗咱们?媳妇一听,就开始脑补拍摄现场,道具组,服装组,主演们,以及大批群演们,都在沙滩上,没有剧本来指挥,他们怎么行动?

“怎么能没有剧本呢!当然了,我从不拒绝我丈夫,我只是希望他能有效的运转起整个工作,对于《敦刻尔克》,我们俩是合作关系。”


“不,你就是拒绝我了!”


“哈哈,好吧,后来我就问他,没有剧本,你怎么操作这件事,那件事,这些问题,那些问题,后来他就意识到,不写剧本不现实。”


作为制片人,艾玛希望一切工作能高效完成,他不希望看到剧组在海滩上踌躇;

“而且他也能写剧本,不过写出来的和之前讨论的相比很简单就是了。”


看过《敦刻尔克》的观众都能体会到,剧本确实可以算作这部电影制作流程上的一个道具。但是,诺兰背负的第一压力,并不是剧本的简易或丰满,而是以他极简主义的风格拍出来的《敦刻尔克》,能不能被77年前亲历战场的老兵所接受。

“从一开始我就要面对这个历史事实的沉重感,你不能对这个题材随随便便,”


诺兰说到,他采访了很多经历者,收集了很多口述,让自己保持清醒。


“你自然就产生一种责任感,到底怎么在影片中做选择,用什么样的方法来展现这些事实。”


诺兰有的时候甚至会倒过来考虑一下,到底要不要拍这样一部电影,把它作为一种娱乐的形式展现出来,是不是一件合适的事情。


“所以我认为《敦刻尔克》应该是一种试图让观众去体验这个事件的电影,把它融入现今的大众文化,这是要非常小心的。”


不光是呈现出历史的真实的感觉,而且要呈现出不同的人对事件的体会。最终,诺兰夫妇做了现在这个决定,一旦是下定决心要拍这个电影,就得能够取得一种平衡,这就是这部电影的开始。


拍摄与后期·14个月


诺兰不想要特效,不希望见到沙滩上一片又一片的绿幕,他把IMAX摄影机装在飞机上,让飞机在飞行时的瞄准也是真实的,这是一种冰冷的酷炫,它集中了你所有的注意力,把你的感官,汇聚在濒死的一刻。


可能IMAX摄影机的技术工程师都没想过,有人会把它安载在飞机上拍真实的机关枪射击,这个人要么是疯了,要么就是治好后复发了。但在诺兰这里,这叫做实验。


“我们花了几个月的时间进行测试,通过IMAX摄影机的运作进行实拍,把它带到空中,放在飞机的座舱里,这个过程其实是非常复杂的,我在这都没法说清楚。”


为了让汤姆·哈迪近距离的感受飞行,诺兰设置了一个非常大的挑战:

“我也征求过汤姆,还有杰克·劳登,真实地去飞行,就能够从他们身上得到非常真实的反应。”


从座舱里拍摄其实是很困难的,因为诺兰所有的必要信息也需要呈现给演员,有一些是有用的,有一些是没用的,导演的工作就是不断的给演员足够的信息还有一些暗示,好在两个主演都知道怎么样在非常小的空间里工作。

“你知道飞机的座舱是非常非常小的,你要去应对不同的设备,因为它是非常幽闭的不舒服的感觉,我们都希望把这种感觉放在电影当中,让观众能够有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



如果说IMAX摄影机随着飞机上了天就听天由命,那IMAX摄影机下了海就得摄影师受累了,在这部电影里,所有的水下镜头也是IMAX摄影机拍摄,它的运动难度是你看银幕上即成画面所想象不到的。


“把IMAX摄影机放在水里的什么地方,听起来不那么困难,但负责这方面的工作人员希望能够进行多角度的拍摄,这就难了,有的时候水是到你的胸部这么深的,还要带上摄影机的包,然后把它扔到水中,让沉重的摄影机在水中漂移,旁边还要有一个船只指挥,这意味着,通过这种努力,摄影机能随着演员在水里的游动而移动,这太有挑战了。”


无论是天空还是大海,包括陆地,整个剧组都没有铺一张绿幕,你看到的就是电影里那样的。


《敦刻尔克》另一个创作理念是,不展现任何一个德兵的清晰面孔。因为电影最主要的目的不是批判纳粹,而是还原当年撤离计划中真实的盟军视角,那就是,他们本来就看不到什么德兵。

“在沙滩上那些士兵并不是直接面对德国的士兵,他们所要面对的是飞机所发射下来的炮弹,而不是之前和敌军面对面的去进行交战。”


对诺兰来说,电影中所展现的各种危险都不会因为德兵面孔的缺失而变得抽象,他希望观众非常清晰的感觉到作为观众能看到的就是这样一个历史事件,所以这是诺兰反复强调《敦刻尔克》的本质是悬疑惊悚片的原因。


除了德兵面孔的缺失,女性面孔的缺失就更好解释了:

“原因就是敦刻尔克事件发生的时候,主要涉及的都是男人啊,如果加入一些感情戏,你就说,假不假?”


公映·这一天


《敦刻尔克》在英国首映的时候,一些当年经历过大撤退的老兵对诺兰说,谢谢你,拍了这部电影。诺兰的第一关算是过了,吧?


接下来才是最麻烦的,场面大吗?残酷吗?和《拯救大兵瑞恩》比谁好看?观众的猎奇会更集中于电影本身的愉悦感上。艾玛对此回答:

“和《拯救大兵瑞恩》的相似地方就是它们都是战争片,也仅此而已了,《敦刻尔克》本质上是一个悬疑惊悚片而不是真正的表现大撤退的战争片。”


妻子阐释诺兰的创作本体,是追求一种内在的紧张感,是要让观众产生对一个个体是否能活下去的关心。


“诺兰希望大家看这部电影的时候很焦灼,很坐不住,这一点他做到了。”


因为这种效果的成立,观众才会好奇当年大撤退到底是怎么回事,因为电影不会告诉你这个事件的来龙去脉,它没有这么必要。


“对我来说我不想把我的电影太具体的进行分离,我喜欢电影,就是因为它能引起情感上的共鸣,所以我比较喜欢讲述这种关于人性化的故事。《敦刻尔克》更是如此,因为它是一个非常普世的故事,但是我觉得这不仅仅为英国人所熟知,我希望在全世界的人都能够有共鸣,这也是为什么我来到中国,内心还在为此振奋。”


越聊越严肃了,话题略显空旷。这时候,有人问到艾玛·托马斯一个犀利的问题——“诺兰的电影,你最喜欢哪部?”


夫妇俩会心一笑,但没有答案。

“这是个好难回答的问题,我没法客观看他的电影,因为他的电影,我也都参与了制作,我会把电影分成前期制作和后期制作两部分,那么说后期制作的话,我会选择《敦刻尔克》。”


诺兰笑到:“看来喜欢我的电影还是要保持一定距离的,希望中国观众都能看这部《敦刻尔克》,谢谢大家!”


福利时间


参与下方活动,将有机会获得《敦刻尔克》电影票一张。


1.文末留言你对《敦刻尔克》的期待或评价。


2.后台回复“敦刻尔克”参与第二种赠票方式。


巴塞君会在下周二通知获奖粉丝。





首页 - 巴塞电影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