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生命搞笑的薛之谦,戳中了我的泪点

摘要: 一个路人眼中的薛之谦

09-05 11:15 首页 巴塞电影

昨天晚上,薛之谦在《明日之子》的直播现场怒摔话筒离场。原来是因为投票前,节目组安排薛之谦投票给虚拟选手荷兹,说是为了不让他输得难看,但结果出来时却让这位选手意外晋级。这让薛之谦怒不可遏,当场爆出了节目组的黑幕并离场。五分钟之后,他又回到节目现场希望更改自己的投票。


现如今的娱乐圈,如此耿直实属难得,今天就来聊聊我眼中的这个老薛。

我不是薛之谦的粉丝,连路人粉都不算。


最初注意到他是因为他的微博段子红了起来,但我连他的微博都没去关注,只是在营销号转发的微博里看了几个他的段子。


确实特别有幽默细胞,我哈哈完之后,依然没在意。 

薛之谦总是在微博里恶搞自己


后来他就红了起来,开始出现在一些综艺节目上。再后来,不管我换哪个台,几乎都能看到他。


令我有些惊讶和疑惑的是,他在微博上写的段子脑洞大开,妙笔生花,让人捧腹;但在综艺节目上的搞笑却让我看得很尴尬,感觉很刻意,很表面,像打了鸡血一样瞎嗨。


有一次换台,看到《火星情报局》的一期,张宇指出,薛之谦作为歌手这个身份不红,是因为唱歌没有特色。


张宇让薛之谦把他最红的歌曲《演员》的副歌唱了一遍,薛唱得非常投入,但嘉宾表示一般。


然后张宇唱了一遍,嘉宾纷纷表示张宇唱得太好听太有特色了。


张宇为薛之谦指明方向:当歌手要露出缺陷,不能太完美。


我以为这是非常认真的指导,但接下来张宇为他做的示范却是:在每一句后面加一个销魂的“啊”。


薛之谦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但也照做了。


大家告诉他这样就有特点了,他也激动地说:“我要红了。”


但接着汪涵说,刚才那一段弹幕密得根本看不到他,所以还是没有成功。


薛之谦立刻说,我知道,弹幕在上面,我要在下面一点唱。于是“咚”一下倒地,趴在地上唱。


还不忘要妩媚地“啊”一下。


所有嘉宾哄堂大笑。


应采儿却看不过去了:“你怎么好好一个歌手搞成这样?”


我之前听说过薛之谦的一些事,他是2004年《我型我秀》出身的唱作型歌手,因为和老东家的合同问题,2007年红了一首《认真的雪》就沉寂了下去。

《我型我秀》时期的薛之谦


这一沉就是10年。


但这中间他一直没有放弃音乐的梦想,卖女装、开火锅店,努力赚钱然后投入到音乐制作中去,包括在微博写段子也是为了积攒人气,宣传自己的单曲。


他出的几首歌评价都不错,尤其是这首他自己作曲填词的《演员》,几乎火遍大街小巷。


之前他写过一个段子,给我印象很深。


他说有一次坐专车,司机刚好在放《演员》,但并没有认出他,于是他借机和司机聊了一下。司机表示他的几首歌都不错,喜欢听的人也多,但感觉他很久没出来了。


于是他感慨地写道:


我不知道上面那些是不是都是节目组跟嘉宾提前沟通好的情节,也不知道他把这么好的一首歌交给节目恶搞会不会心疼,只是看到他配合节目进行夸张的表演——眼睛瞪得很大,瞳仁很黑,看不出来有什么不爽——我一个路人心酸了。


后面大家还在给他“支招”,我看不下去,换台了。


薛之谦微博挂人


薛之谦这个月出了个负面新闻,转发微博挂了一个17岁男子,因为他在地铁上辱骂两名“扫码创业”的女性。


不论事件中谁对谁错,薛之谦作为公众人物在微博挂人是不对的,我不为他洗白。


但这里想写的并不是这件事。


我最近一次在电视上见到他是《我们的挑战》,那一期节目很特别,节目组给六位嘉宾进行了身体和心理上的检查,然后一一公布了结果。


至此,我明白了看他搞笑时为什么会出现尴尬的违和感——因为他真的一点都不好笑。


根据沙盘测验,心理医生给他贴的标签是“一个孤独的奋斗者”,认为他内心孤独而充满警觉,始终防御着周围的敌意,却用无所谓来掩盖内心的伤痛。


医生甚至说,薛之谦这种是让他最担心也最心疼的。


在沙盘测验中,心理阳光如阮经天能摆满一盘,有对爱情的向往,对家庭的守护,对生活的热爱。


而薛之谦的沙盘上却只有孤零零的一个角落。


《疯狂动物城》的狐尼克独自面对举枪围攻他的军队,只是无所谓地摊着手。他认为这个人物像他,“活到今天,什么都无所谓,没关系”。


在空荡荡的另一边,蛇、巴黎铁塔、贝壳……都被他埋在了沙下,就像把内心的伤痛埋了起来。


唯一的温情是狐尼克脚边的一碟咖喱饭,他说他最怀念的就是已经去世的奶奶做的咖喱饭,要是能再吃一碗,多好。


薛之谦四岁丧母,从小是奶奶和外婆带大的。


当医生问他还记不记得奶奶最后一次给他做咖喱饭是什么时候,他顿了一会儿,努力控制住情绪,想无所谓地说一句“不记得了”,却在说完后泪如雨下。


然后一下子恢复过来,说:“怎么会聊成这样?这个心理测试是有问题的。我不喜欢这个测试,一点都不喜欢。”尝试用搞笑来掩饰悲伤。


也许很多人会说这是综艺节目,大家都是演出来的不可信。但那一刻他眼睛发直,眼泪却大滴大滴地掉落,如果说是照节目的剧本演戏,那他的演技真是太好了。


而且身体状况是骗不了人的。


事实上,心理状态已经影响到他的身体健康,精神压力大导致神经衰弱,长期失眠,肠胃不好,他的体脂只有6公斤,男性正常的体脂率是10-20%,他只堪堪达到10%。


和别人营养过剩导致血脂高、胆固醇高相反,薛之谦是不足,医生的用词是“纤弱”,而且因为体质弱,免疫力也低下。


在节目开始没多久,他就因肠胃不适去了医院,打完点滴又赶回去继续录制。


我一向铁石心肠地认为,艺人的苦不算苦,无论是工作上起早贪黑的辛苦还是被狗仔剥夺隐私的痛苦都是他们为名利迅速双收而要付出的代价。


但看完这期节目,我有点想拍拍他的肩膀,对他说:别这样,别把自己逼得太狠了。


去年一年他跟疯了一样参与录制了34档综艺节目,他毫不掩饰自己想红的欲望,在多个节目坦白地承认自己就是要红。


而且和那些红起来是为了赚钱的艺人不同,他是先赚了钱再想办法红。他现在的火锅店和服装品牌都做得很大,微博上也时不时发带广告的段子。


这样拼命地赚钱,是为了可以做自己想做的音乐;拼命地赚人气,是为了让更多人去听他的音乐。


这是他为了音乐的梦想选择的“曲线救国”。


现在还有多少人能做到“不忘初心”? 薛之谦大概能算一个。

发歌时,他的语气总显得有些卑微


他是幸运的,因为他有梦想,有实现梦想需要的才华和努力,后来又有了钱和人气。


可是现在,这个梦想似乎在逐渐将他拉进深渊,因为实现梦想的路太漫长太曲折,他的自信心和安全感早已被击垮,只剩下无尽的恐惧:害怕综艺没有新梗,害怕段子不好笑,害怕歌没人听,害怕再回到无人问津的过气状态。

薛之谦毫不避讳他对过气的恐惧


他失眠严重时常常一个晚上只能睡4、5个小时,曾经还要靠安眠药才能入睡,严重起来要吃3颗才管用。


去年他自曝得过抑郁症,最严重的时候打电话给父亲告别,说自己要跳楼了。从这期节目来看,只怕到现在他的抑郁症也没有痊愈。


他又像个人格分裂症患者,将阳光开朗的一面献给观众,将压抑痛苦的一面写进歌里。


他说,正是因为心理不健康,他才能写出那些歌。


这成了他的一个解不开的局。


节目中,医生为他设计了一个排遣内心忧伤的方式——把没来得及对奶奶说的话说出来。他拒绝了,他说他会疯掉。他说他会私底下找医生聊聊。


我希望他确实这么做了。


拥有梦想的人是幸运的,他们不会像茫茫尘世中那些找不到方向的人那样庸庸碌碌过一生。我羡慕他能为梦想这样执着,但也叹息他执着得过了头成了折磨。


我想起《爆裂鼓手》里那个在追梦路上扭曲了自我的少年。不疯魔不成活,真的不必如此。

《爆裂鼓手》


我依然是个路人,但我衷心希望他能善待自己,也希望所有在抑郁症的绝望中挣扎的人都能善待自己以及得到他人的善待和理解。


最后,和老薛一样,我的愿望是:世界和平。




首页 - 巴塞电影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