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烈祝贺美国十次服务器升级完毕,全固态硬盘,50G超大带宽,满足你的 一切数据查看需求!

公告:郑重承诺:资源永久免费,资源不含任何联盟富媒体弹窗广告,只有三次走马灯水印广告(承诺绝不影响用户体验)


当前位置
首页  »  武志红  »  我想穿越旧时光,去抚平那年的创伤

摘要: 真想穿越过去的时光,去抱抱那个小小的自己,告诉她,一切终将过去


作者:鸟老师

微信公众号:等鸟人(ID:idengniaoren)


01


有位叫小鱼的读者。


她出生在农村,年龄跟我差不多大,也是80后。


虽说那时候国家已经实施计划生育,且农村人的生活有了很大的改善。但很不幸的是,小鱼生在一个重男轻女思想十分严重的家庭。


生了小鱼之后,她的爸妈见是个女孩,非常失望,一门心思想再要个男孩。小鱼不到一岁时,她妈妈又怀孕了,那时候计生抓得严,村干部围追堵截,她妈妈东躲西藏,期间还吃了民间的生男孩的偏方。


后来,弟弟降临了。虽说家里稍微值钱的家具被村干部一拉而空,还罚了一大笔钱。但她的爸妈因为家里多了一个带把儿的而喜不自胜。


在小鱼长大懂事之后,她的爸妈还毫不忌讳地多次在小鱼面前细数这段惊心动魄的往事,以示弟弟的来之不易。


她爸爸由衷地感叹:“自从有了小强,我的肠子总算直了。”


她妈妈欣慰道:“假如小强生下来还是个姑娘,我就跳河了。”


小强是弟弟的名字。


在小鱼面前,她爸妈一点也不遮掩他们生了女孩后的愁肠百结,以及对女儿的百般嫌弃。


不用遮掩,是因为他们不担心小鱼会不会难过。再说了,小鱼难过又咋样?反正他们有小强。


小强是男孩,那就什么都强;小鱼是女孩,那就是个多余。

02



年幼的小鱼就很懂事,从小她就很听话地学习、很听话地做事。


小鱼六七岁的时候,就会站在趴趴凳上烧猪食了。


她说她仍记得那个瘦弱单薄的自己,战战兢兢地站在凳子上,费力地用铲子铲着大锅里的苋菜梗,假如不及时翻动的话,锅底的苋菜梗子早已黄了烂了,而最上面的苋菜还是生的。爸妈看见了,少不得几个巴掌。


所以啊,小小的她,翻得迫不及待,翻得诚惶诚恐。



再大些,她就承包了家里的洗衣做饭扫地刷碗。小鱼跟我说:“鸟老师啊,虽说你小时候跟我一样地做家务,可是你比我强多了,起码不需要担惊受怕,害怕随时飞来一脚,或者甩来一巴掌。”


有一天,天气骤变,哗啦啦地落下了铜钱大的雨点,她爸妈唤小鱼赶紧去外面收衣裳。


小鱼手忙脚乱地把衣服一件件地从晾衣绳上拿下来,抱在怀里,冲进了屋子。


可她爸还是嫌小鱼的动作慢了,手脚不麻利,衣服被雨点淋了。随手操起墙角靠着的剁猪食的砧板,往小鱼脚边一扔,正砸在小鱼的脚踝处,顿时破了一块皮,渗出了鲜血。


疼是当然疼的,但这是小伤,小鱼的爸妈毫不惊慌,包括小鱼自己,都认为这是对孩子做错事的惩罚,理所应当。



她的弟弟是不需要做家务的,从小被爸妈惯着长大,时有苹果瓜子的零嘴吃。


都是小孩子,哪有不馋嘴的?况且小鱼只比弟弟大了一岁半而已,但好吃的都没她的份。


她只有站在一旁,眼巴巴地看着弟弟,不住地咽着口水。她妈妈瞧见了,破口大骂:“没见过这么好吃的馋货!”


她被骂得羞愧难当。


有一次,小鱼的舅舅来做客,卖棒冰的路过村口的时候,舅舅给小鱼和弟弟一人买了一根棒冰。小鱼高兴极了,坐在墙角,专心致志地享受着这难得的美味。


她听到她妈妈在背后朗声对舅舅说:“ 你看小强吃东西大大方方,哪像小鱼那么阴,躲起来吃……”


小鱼说她当时感觉像被人从头到脚浇了一盆冷水似的,连心都是凉凉的——也许是棒冰的缘故吧。

03



弟弟还经常有新衣服上身,而小鱼的衣服不是裤子掉线缝,就是袖子短一截。


记忆中的一个夏天,小鱼的旧凉鞋小得不能再穿了,脚后跟都挤不进去。小鱼小声央求妈妈给她买双新凉鞋,她妈妈狠狠地丢下三个字:“赔钱货!”便再也不提。


新鞋无望。做家务闲下来的时候,小鱼拿起剪刀,把凉鞋后面的那根搭子剪掉,剪成了一双拖鞋。



那个暑假,小鱼趿着这双改造后依然嫌小的拖鞋,半个脚后跟踩在滚烫的泥地上,就这样下菜地摘菜、跑河沿洗衣。


有次,小鱼去一个要好的女同学家玩,女同学的妈妈看着小鱼的鞋子,笑道:“啊哟,怎么不让你妈给你买一双?”


小鱼瞬间红了脸,看着女同学的脚上那双粉红的带蝴蝶结的凉鞋,咬了咬嘴唇,一言不发。打那以后,她再也不去那个女同学家玩。


后来有一天早上,小鱼下河汰衣服回来,发现家里一个人都不在。


等她晾好衣服,她妈妈带着弟弟回来了,妈妈手里还捧着一个鞋盒。


她妈妈把鞋盒朝小鱼扔过来:“喏,这是给你买的凉鞋!”


幸福来得太突然了!小鱼大喜过望,准确地接过鞋盒。啊!朝思暮想的新鞋子就在眼前,就捧在手上啊!


小鱼想象着这双凉鞋的模样:它一定是粉红色的,大红的也行,黄的也行,绿的也行,什么颜色都行;它一定有一对漂亮的蝴蝶结,当然了,没有蝴蝶结也行,怎样都好,怎样都喜欢……


她太渴望有双新鞋了!她太高兴了!她的眼睛里放着光!一颗心差点飞了起来!


她腾出一只手,几乎颤抖地打开鞋盒,赫然发现里面躺着的,竟是一双灰扑扑的旧鞋!


不是说给她买的新鞋吗?


顿时,笑容僵在她的脸上!


她的表情由狂喜转为惊愕,再呈现出失望的哭丧,这奇怪的扭曲,正符合她妈妈的预想。


于是,她妈妈和弟弟哈哈大笑起来,瞧见这一幕的邻居也哈哈大笑起来,这使她在承受突如其来的失望之时又增加了一份无法忍受的难堪。



她的眼睛朦胧了一片,强忍的泪光里映出的,是弟弟脚上的新鞋子。


——他们把弟弟的旧鞋子装在鞋盒里,作为道具来捉弄她。


她努力让自己不掉下眼泪,假如他们发现她哭的话,他们的快乐会增加一分,说不定还会被她妈斥责:“这么大的人了,为了要鞋子哭!”是说她虚荣。


或者:“你是姐姐,跟弟弟抢鞋子穿!”是说她刁蛮。


反正,话都是大人说的,往一个孩子身上贴标签是很容易的一件事。这样大庭广众下的精神羞辱比没有鞋子更让她悲伤。


04



小鱼说:有些孩子生下来,就是被宠爱,而有的孩子生下来,就是在还债。


她说她的前半生差不多就是还债,就因为父母把她生了下来,她一直在报答这天大的恩情。


以最少的生活成本生存着,以最大的能力回报着。


她仍记得她考上邻镇的一所高中,去报名时,她妈不假思索地对她说:“我看了,你们食堂里的青菜卜叶只要五毛,吃这个划算……”


她撑着一口气,读完了高中,上了大学,这期间风风雨雨不一一细说。


大学毕业后,她在大学所在的城市找了个不错的工作,骨子里的坚强和韧性让她在这座城市站稳了脚跟,有了小家,生活安稳,钱也赚得不少。



现在三十多年过去了,但往日的种种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变得淡薄,这些伤痛像蛰伏在她内心深处的小兽,每每觉醒,就像细针扎在她的皮肤上,小的疼,一点一点的,紧接着,悲伤排山倒海呼啸而至,小兽们张开大嘴咬噬着她的心,把她整个人瞬间吞没。她淹没在黑暗的海洋里,头不着天,脚不着地。


她说,她屡屡因此难过的时候,就听苏芮的那首《亲爱的小孩》:“亲爱的小孩,今天有没有哭……”听得泪流满面。


她说,她到现在都习惯去天涯社区看一些关于重男轻女的帖子,看到那些比她的命运还悲惨的“姐姐们”,她的心里会有些变态的安慰。


她说,她现在最怕吃的就是青菜卜叶,家里的餐桌上从来不会出现这个菜,去饭店吃饭也从来不点。


她说,她给自己买了好多鞋子,各种各样的鞋子,新装修的房子里有一面墙的鞋柜,直顶到天花板。


她说,因为从小缺爱,缺乏安全感,所以她拼命挣钱,有钱傍身,才踏实些。但她在情感道路上颇为不顺,别人稍微对她好点,她就感恩戴德,掏心挖肺地对别人好,把自己的姿态放得很低很低,却遇到几个渣男。她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实现自我成长和蜕变。


后来,她遇到了现在的老公,他懂她的苦和悲,发誓一辈子照顾她。他向她求婚,她只提出了一个要求:不管将来他们的孩子是男是女,只生一个!只生一个!


她的嫁妆是自己挣的。他们结婚了,还真的生了一个女儿。


她的爸妈劝她,最好给婆家添个男孩,要不然被人瞧不起……她心下冷笑。


她把女儿当宝贝,当公主,给女儿扎辫子,因为她从小是短发,没有爱美的资格。


她给女儿买许多花裙子,买许多漂亮的鞋子,带蝴蝶结的,带亮片的,带水钻的。


她给自己的女儿很多很多爱,不让她受半点委屈,负半点气。


她把别人亏欠她的一切加倍地倾注在自己女儿身上,仿佛这样,才能补偿那年的自己。


可是,怎么补偿得了呢?


伤害的绳索勒进自己的皮肉,伤痕刻在骨子里,且来源于自己的至亲,这一生该怎么修补?


小鱼说,父母年事已高,又离得远,难得回老家,在村里人看来,他们的女儿是大城市人,出息了,父母对自己还算客气,早没了当年对自己的轻慢与凌厉。


不知道父母记不记得当初他们如何对自己?记不记得亏欠了这个女儿?


她现在每个月给父母寄钱,父母从不说推辞的话,给多少收多少,他们培育出的女儿给他们钱,理所应当,她知道钱还是用在弟弟身上,她计较不了那么多。


小鱼说:也许,父母一直在等我感谢,而我却在等父母道歉。而我们都得不到想要的。


假如有可能的话,真想穿越过去的时光,去抱抱那个小小的自己,告诉她,一切终将过去,一切都会好起来,你会有人疼,有人爱,以后你会有很多新鞋子,很多新衣裳……


作者 | 鸟老师,80后老文青,内心纯真的教书匠和写字匠。用文字浸润生活,善于将日子过成段子。进一步大海,退一步市集,喜欢和喜欢的一切在一起。个人原创公号:等鸟人(ID:idengniaoren)


你可能还喜欢

《请告诉女儿:三观不合的人不能嫁》

复制下列地址至浏览器地址栏即可观看,本站不提供在线正版。备注:如有地址错误,请点击→ 我要报错 向我们报错!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谢谢!
  • 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主流视频网站,不提供在线正版播放。
  • Copyright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美国十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