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博展讯 |“伦勃朗和他的时代:美国莱顿收藏馆藏品展”开幕

摘要: 此次展览是荷兰黄金时代画作在中国最大规模的展示,展览自6月17日起对公众开放,展期至9月3日。

09-08 14:04 首页 国家博物馆

“伦勃朗和他的时代:美国莱顿收藏馆藏品展”开幕式在我馆西大厅隆重举行(摄影:马腾飞)


2017年6月16日,由中国国家博物馆、荷兰王国驻华大使馆、美国莱顿收藏共同主办的“伦勃朗和他的时代:美国莱顿收藏馆藏品展”在我馆隆重开幕。


荷兰参议院议员、荷兰政府前任欧洲事务及发展合作大臣本?克纳彭,荷兰驻华大使馆临时代办孟纬德,莱顿收藏创始人托马斯?卡普兰,莱顿收藏管理人劳拉?耶格尔,我馆馆长吕章申,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中央美术学院教授、艺术理论家邵大箴,我馆党委书记、副馆长黄振春,我馆艺术委员会副主任陈履生出席开幕式。吕章申馆长、本?克纳彭先生、托马斯?卡普兰博士先后讲话。我馆谢小铨副馆长主持开幕仪式。


出席开幕式的领导、嘉宾合影


吕章申馆长在讲话中说,今天,由中国国家博物馆、荷兰王国驻华大使馆和美国莱顿收藏馆,共同举办的“伦勃朗和他的时代:美国莱顿收藏馆藏品展”在我馆隆重开幕,我谨代表中国国家博物馆,对中外嘉宾的光临表示由衷的欢迎和感谢!


17世纪的荷兰是欧洲当时经济最发达、政治最开明的国家之一。富裕起来的商人、市民阶层,他们热衷购买绘画,以装饰他们的住宅和公共建筑。他们希望荷兰的艺术家们能够通过作品来表现他们自身的形象,反映现实的生活与情趣。正是这样的现实需求,带来了荷兰美术创作的繁荣,促使画家们转向描绘五光十色的现实生活,涌现出一批精通肖像画、风俗画、风景画和静物画等绘画艺术的重量级艺术家,从而造就了荷兰艺术史上的黄金时代。


今天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开幕的“伦勃朗和他的时代:美国莱顿收藏馆藏品展”,是迄今为止在中国举办规模最大、品级最高的荷兰黄金时代著名艺术家作品的展览。展览包含荷兰在世界上最负盛名的艺术家——伦勃朗的11幅画作,及其同时代其它优秀艺术家的作品。


出席开幕式的领导、嘉宾参观展览


伦勃朗是17世纪欧洲最伟大的画家之一,也是荷兰历史上最杰出的画家。伦勃朗出生于荷兰西部城市莱顿,少年时代师从当时有名的历史画画家拉斯特曼学习,他了解意大利美术,也见过鲁本斯的绘画,还受到卡拉瓦乔现实主义和光线明暗对比技法的深刻影响。在成为独立画师之后,特别是在阿姆斯特丹开办画室期间,伦勃朗吸收了欧洲北部流行的巴洛克艺术风格,创作了大量的宗教和世俗题材的画作。他尤其擅长肖像画,善于通过捕捉人物面部表情的细微变化来揭示画中人物的性格特征和内心活动。善于利用光线塑造形体,通过光线的明暗对比来处理复杂的画面,并有意识地使用厚涂法和油画颜料本身的质地来表现人物的质感,完善并发展了动人心魄、个性鲜明的表现光影对比的绘画技法,创造出用黑暗来表现光明的“紫金色黑暗”这种伦勃朗式的独特艺术风格,从而使他的画作呈现出强烈的戏剧性色彩。伦勃朗在表现人的心理和光影效果方面是如此出色,以致赋予了他所描绘的人物和主题以真切的感情和生命,正是这一点,让伦勃朗在西方艺术史上具有了无以伦比的崇高地位。


伦勃朗定居阿姆斯特丹后,在他的周围逐渐形成了由他的弟子们组成的艺术圈。他的弟子们大多有着非凡的艺术天份,继承和发展了伦勃朗的艺术风格。这个展览,不仅展示了伦勃朗的艺术真迹,而且还展示了伦勃朗弟子们的著名作品,以及众多其他与伦勃朗同时期、活跃于荷兰的伟大艺术家的作品,比如约翰内斯?维米尔等。《坐在维金纳琴旁的年轻女子》是其十分珍贵的油画作品。他的画作大多取材于平凡的日常生活,却展现出抒情诗般的意境。他的画作被誉为古典的、超越时间限制的、纪念碑式的作品。


这次展出的这些非凡的艺术名作,是奉献给中国乃至世界广大观众的一道丰盛的艺术盛宴,将为观众呈现出17世纪荷兰黄金时代的迷人风貌,让观众近距离感受到荷兰艺术家们在历史上创造的具有独特魅力的艺术成就。我相信本次展览一定会给广大观众带来艺术的熏陶和美的享受。


出席开幕式的领导、嘉宾参观展览


荷兰参议院议员本?克纳彭先生说,伦勃朗是欧洲艺术史上的先驱者和创新者,他运用不同的绘画技巧打造出了不同的视觉语言,他的画作有巨大的张力和创造力。今年正值中荷两国建交45周年,文化交流是两国关系中重要的基石,在本次的展览中,中国的观众将有机会近距离的领略荷兰艺术大师的风采, 也可以了解到十七世纪荷兰社会的方方面面,这对增进两国人民之间的相互了解有着重要的意义。在此,感谢卡普兰夫妇将这些荷兰艺术杰作带到中国,也感谢中国国家博物馆对展览的大力支持。


美国莱顿收藏的创始人托马斯?卡普兰博士说,今天能够在这里与你们一同庆祝莱顿收藏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展览的正式开幕,是我一生中莫大的荣幸之一。能够有机会将伦勃朗、维米尔以及其他荷兰黄金时代的大师杰作带到北京,有机会在中国举办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荷兰艺术品展,简直难以置信。仅凭这一点,就足以让我和我的妻子达芙妮激动无比,希望能够将莱顿收藏与中国朋友一起分享。


然而,我们不仅仅将此次探索之旅在北京的开幕视为一个简单的仪式,而是一个历史性的机会,作为对他作品最忠实的收藏者,能够在伦勃朗诞生四百多年后的今天,将这些画作全面的展现给世人:一是能够真正地向这位“永久”革新了“所有人”的绘画方式以及对艺术的“理解”的艺术家致敬,更重要的在于,作为收藏者的我们,能够有这个荣幸履行我们的责任,扮演中国“人民”与伦勃朗这位影响着不仅仅是西方艺术界,乃至全球艺术群体的伟大画家之间沟通的角色。


这个雄心勃勃的断言基于两个十分重要的基础:伦勃朗对艺术史的贡献,以及他近乎中国式的艺术思想。正如你们在本次展览所会欣赏到的,伦勃朗通过对光线的掌控去实现虚实的表达是无与伦比的。此外,你会发现,早在印象主义和表现主义出现之前数代、甚至是之前的几个世纪,伦勃朗就已经能够使用颇具革命性的手法娴熟地展现他画作中描绘对象的内在生命力。


至于我之前所提到伦勃朗的中国式风格,我想引用伟大的当代艺术家大卫?霍克尼在去年九月的采访来解释我的观点:“伦勃朗比自古以来的任何艺术家都注重对人物面部的描绘,因为他能看到更多,更细,而这都出自他的内心。中国人说绘画创作需要三件东西:眼、手、心。我觉得这个洞察十分准确,这三者缺一不可,只有一双慧眼和心是不够的,只有技艺高超的双手和眼睛也是不够的。伦勃朗的每一幅作品都与这句话的精髓相呼应,都是眼、手、心的完美协作。”


在这一点上,霍克尼说得相当精妙。伦勃朗其实是将他自己作为一个参考,用独特的厚重颜料和宽笔触阔线条打破了传统的界限,从而释放一位画家的想象力,摆脱经典画作中表达与美学的局限性,从而传达更深层的叙事。赫伯特?里德爵士曾经这么评价他:“伦勃朗是一个万物相通的存在,他的存在和他的精神定义了他的所有作品”。而当时他所说的“万物相通”,用今天的话来讲,就是“改变一切的特质”。这也是为什么伦勃朗这个名字时至今日依然如此独特,为什么当人们谈论起他的时候经常说,想要变成伦勃朗无法通过购买和模仿他的作品,而需要天才般的灵气。


有些艺术家是非凡的,他们的历史意义不仅在于革新了绘画方式,更在于他们在广义上实现了超越,改变了世界。从梵高到毕加索,再到当代中国著名画家曾梵志,伦勃朗极具启发性的真理定义方式似乎和中国传统儒家思想对美学的理解也有相呼应的地方,即“万物皆有美的地方,但并非所有人都能意识到这些美”。这个在他的时代被视为完全原创的信条,随后成为了那些许许多多追随他的、极富影响力的艺术家们的力量之源。伦勃朗的“基因”几乎可以在所有当代艺术作品中找到。照这样来说,伦勃朗是属于荷兰的,亦是属于中国的。虽然我作为一个美国人在讲述这些,但伦勃朗属于我们所有人。


当然,这也肯定有助于我们的事业,正如莱顿收藏管理人劳拉?耶格尔博士在她的论文中所提到的,荷兰黄金时代代表着历史上荷兰和中国的第一次重要联系。在当时,荷兰人比欧洲其他国家对中国传统文化知识表达出了更浓厚的兴趣。在十七世纪,以荷兰为首的整个欧洲的文化,都在与中国,更广泛的来说是在与亚洲的接触后产生了变化。


这一次展览,我们的目标正是在几个世纪后,展现并拥抱伦勃朗和他的时代的回归。正如我在我们的莱顿收藏品目录图册的前言里所讲道的:我坚信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是发生在我们这个时代的最重要的历史事件,这也将成为所有领域历史长河中的一次决定性的时刻。“这个世纪一定是中国的”。我个人十分赞许中国在国际舞台中选择作为领导者去处理包括气候变化等在内的当今诸多危机。我还记得习近平主席去年在秘鲁利马举行的APEC峰会上说道:“我们要深化命运共同体意识,让彼此越走越近,而非渐行渐远”,对此我无比同意。事实上,几个月前在巴黎卢浮宫博物馆的莱顿收藏展览开幕式讲话中,我曾用类似的语句去谈论我和我的家人“正在使用最强大的工具——伦勃朗和我们的激情,去创建和拉近人与人之间的联系,而非让人们彼此疏远”,同时持续地培养人文主义和它最富有意义的产物——人与人之间的相互包容和相互尊重。


老子也曾有过类似的智慧论述:“圣人不积。既以为人,己愈有;既以与人,己愈多”。如果我与我的妻子能够有此荣幸,完成将伦勃朗作为一个桥梁去构建东方与西方交流的宏伟道路的雄心大志,那我们也将完成作为收藏家的、超越了仅仅去购买和收集艺术品的使命和意义。我们能够帮助在当今世界上最具活力的地区留下伦勃朗的遗产。我们也能够成功地用艺术去促进文化与文化之间的理解和交流,用我们共同拥有的人性去构建文明之间的联系。我相信我们是一个好的开始。纵观此次展览所传达出的理念,还有什么能比一位“犹太裔美国人”将陈列在“法国”最著名博物馆中的“荷兰”画作带到“中国”、“俄罗斯”和“阿拉伯国家”去建立一个共通的沟通平台,更能阐释跨越国界的万物相通呢?


可能我和我的家人最大的热情,便是利用艺术的力量和野生动物保护来开拓我们的视野,尤其是现在。这两项活动都代表着我们想要教给我们孩子们的东西——与更高的自我相沟通的志向,不只是为了谋生而生活。这些活动都依赖“回馈”和合作。分享对我们而言意味着一切,合作关系也是如此,当我们将它视为一个有效的模式时,重要性就更加明显了。在野生动物保护上,我们创建的相关组织Panthera,以及我们捐赠过的包括牛津大学野生动物保护研究单位在内的组织,都改变了那些大型猫科动物的命运轨迹,还改变了那些它们和人类赖以生存的重要栖息地环境。为了实现这些目标,我们已经建立起了一个全球联盟,其影响范围包括全球50多个国家的上百个伙伴关系。我们非常激动能够和一些中国最著名的自然资源保护学家一起,在保护老虎和雪豹的项目上合作,同时我们也非常希望且有意向将中国纳入我们的全球网络。我相信,中国在将来的某天会成为野生动物保护问题上的全球领袖。我恰恰把我的事业建立在这种非常规的思维之上——而这其中的收获令我和我的妻子成为了最狂热的艺术品买家,以及,最坚定的野生猫科动物保护活动的投资者。我由衷地觉得,当我们和新兴的、志趣相投的中国慈善家合作时,我们可以完成一些可能现在看起来不敢相信的事情。正如同我们从过往所有的努力中发现的那样,无论如何,关键就是“开始去做”以及“贯彻到底”,正是这两项组成了通向成功的必经之路。就像历史学家Thomas Carlyle所优美描述的那样:“我的王国并不是我拥有了什么,而是我做了什么。”


当然,“做好”一件事往往很少会是一个独自完成的作业,对于一个杰出的展览而言更是如此。我想先从感谢我在中国国家博物馆的伙伴开始,吕章申馆长和陈履生副馆长,没有他们,这个展览根本不可能实现。我还要感谢博物馆各个支持部门。正是他们以及纽约的莱顿团队的专业精神,一起创造了一个不仅美丽还具有先驱意义的展览。我和我的妻子达芙妮对才华洋溢的Maxim Parr和Johnny Van Haeften有着无尽的感激,感谢他们在创建这样一个极好的与中国联系的纽带上的崇高奉献,将我们与来自荷兰王国大使馆、佳士得中国、Artemisia和罗德公关的朋友们串联在一起,印证了其不但对我们,更是对中国本身的承诺。达芙妮和我真心地感谢你们每一个人为这个伟大的时刻所付出的热情和了不起的努力。最为重要的,我们向中华人民共和国致以最深的感谢,谢谢你的殷勤好客和伙伴关系,让我们所有人能够实现这一崇高的理想。


展览展出至2017年9月3日。(撰文:赵东亚 摄影:董清)


【展品欣赏】


《眼部蒙上阴影的自画像》 伦勃朗·凡·莱因


《身着东方服饰的伦勃朗之画像》伊萨克·乔德尔维尔


《书房中的女神密涅瓦》伦勃朗·范·莱因


《安东涅·库帕尔画像》伦勃朗·范·莱因


《自画像》 扬·利文斯


《坐在维金纳琴边的年轻女子》 约翰内斯·维米尔



约翰内斯·维米尔作品《坐在维金纳琴边的年轻女子》现场开箱视频

(视频剪辑 许炎)


展厅实景








(展厅摄影 周子杰 马腾飞)


【展览信息】

(海报设计 / 张子龙


展览:伦勃朗和他的时代:美国莱顿收藏馆藏品展


展期:2017/6/17-9/3


地点:中国国家博物馆 南8展厅


门票:50元


【相关阅读】


展览看点&预告


展品清单


维米尔画作现身国家博物馆,约展吧!


【策展团队】


美方策展人:Lara Yeager-Crasselt


中方策展团队:戚学慧、潘晴、赵若涓


展览形式设计:Katy Spurrell、邓璐


展览制作协调:孟岩、石娲


国际协调:孙婧、卞正


【了解更多展览详情,可点击文末”阅读原文“查看展览专题页面】




(图文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编辑 | 赵 阳

审核 | 孙丽梅

刘 钧

张 应



首页 - 国家博物馆 的更多文章: